休闲僧

Posts by 休闲僧

广西元宝山星空

作者:max&zhong(@max_阿婷 & @3W-Here钟) 作品简介:八月英仙座流星雨巧遇月光干扰,只能错开月光试试运气(于是乎两人一狗在山顶露营,前半夜起云,中途还下了一阵雨,但没下多久就雨过天晴了,绚烂的银河就出现在眼前。) 2019年8月14日摄于广西元宝山,尼康D800、适马20-1.4 ,快门15秒,光圈1.8,Iso4000 ,4张堆栈 小编点评:很正统的一张露营星野照片。银河垂下,人站在银河之下,旁边是亮着灯的帐篷,很美。从构图、曝光到后期、颜色,很值得大家学习。

跨越CBD的火流星

作者:孙思(@Checkmates ) 作品详细说明:2019年11月1日凌晨,昨晚看完李召麒的莉景天气预报,今天早晨北京城区有大概率朝霞出现。5:50爬上楼顶,支起相机拍摄CBD方向朝霞的延时。过程中在6:03-6:04左右,已经是航海晨光时刻了,东北方向闪过一道亮光,持续1秒左右,当时我觉得是流星,但是我从来没有在晨光这么亮的时候看到过流星。拍完延时,拿回相机,翻看照片,发现果然有这颗流星,前后照片也没有延续痕迹,应该可以排除是卫星或者飞机的反光。如果这是一颗流星,应该是火流星级别的了,在北京中心城区拍到晨光火烧云周围的火流星,应该这辈子也难得一见了。曝光:Canon 6D Mark2相机,Sigma ART 14mm F1.8@f4,2秒,ISO800,单张。后期:Photoshop及NIK插件。 小编点评:在帝都晨光中的火烧云周围拍到火流星,这真是神一样的运气了。向作者表示无比的羡慕嫉妒恨!当然,也得够勤劳,有机会就多拍天空,才可能遇上这样的运气!

Call me next time

作者:修立鹏(@休闲僧) 秋季星空大会上,参加活动的小伙伴掏出了这个小家伙(Doctor Who里面的TARDIS)让我帮忙拍张定妆照。由于并没有带中长焦,所以只能拿着20 1.4硬着头皮上了,幸好光圈够大,能拍出很好看的虚化背景(这种合影背景星点过于凝实貌似不太好看)。然而首先遇到了一个难题——低处并没有平坦的地方方便模特站立(?)。一开始抹黑找了一个放倒的大塑料桶,但是由于“地表”弧度太大,出来的效果并不好(广角镜头没法离太近也是硬伤)。后来继续抹黑找其他小伙伴借了一个空心钢管做支柱的小桌子,但是桌面花纹并不好看(捡东西吃还挑三拣四),在我们扒下了一位女星友的衣服当桌布的过程中,此桌子被人小腿短的主任当成凳子一屁股坐塌,一切又回到了原点,除了一张桌子的债。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白天一定要踩好点儿!最后,机智如我发现电话亭的底座跟三脚架的云台差不多大小,这才终于找到了归宿。拍摄过程不多表,但是一定要注意:1.对焦一定要准;2.打光要均匀,同时也要注意模特材质,可以多试几次掌握好合适的亮度,千万不要出现反光(一起拍的另一个小猫航天员就是因为头盔反光被我拍毁了)。最后,大家如果有喜欢的手办可以尝试带到星空下拍摄这种合影,更进一步的话甚至能够拍摄出剧情片。承蒙小伙伴不嫌弃让我帮忙,so“ Call me next time”,下次我也会愿意帮忙的。如果各位观众对自己没有信心,也可以求助身边的小伙伴,电话亭的门打开以后,出来的没准就是超人呢? 摄于锡林郭勒盟明安图射电站,Canon6D + 20mm 1.4,iso6400,f3.5,30秒 小编点评:20的广角头能拍出这么漂亮的虚化效果相当不容易了。作者详细地记录了从取景构图到实际拍摄遇到的各种困难和解决方法,非常具有学习和参考价值。

树影银河

作者:段为志(@段为志) 摄于2018年10月7日,拍摄地点在山西五台山金阁寺旁边的农家乐。村子里空气能见度很好,肉眼可以看到清晰的银河。已到深秋季节,银河没有夏季那般绚烂。相机能捕捉到的星云很多,天津四和北美星云尤为明显。去年冬天来过一次,对这里的树印象很深刻,今年秋天再次朝台,特意带着器材寻找这几棵树。 尼康D810A,14-24 F2.8镜头,iso1000,f2.8,曝光时间120s。照片主要突出了星云部分。 小编点评:很有味道的一张星野照片。树为剪影,点缀着点点繁星,如梦似幻。D810A天文相机,很好的凸显了银河中的红色星云,给作品增色。

黄道光中升起的室女座和金星

作者: @成都小队长 作品说明:为拍双子座流星雨,尽量避开拍流星雨的大部队干扰,我们查好天气、方位、光污染、路况,我和几个朋友来到海拔4050米左右的阿坝红原县。零下15度左右的气温,通宵没风,也算不错的环境了。 这次我带了双机,一个6D1,一个6D2。一台固定连拍守流星雨,另一台穿插各种花絮和临时构思。 日出前几个小时,突然有了流星数量的大爆发,我在下一张照片会整理出来。 这张先算是花絮之一。我星座属处女座,正好这个季节,处女座在黄道光中升起,拍出来更有意思。第一次用柔焦镜,组合各曝光时间拍拍各星座有点直观感受,今后好方便其他创意。 器材:佳能6D2、适马35mm/F1.4、艾顿卡片赤道仪半跟踪、LEE牌2号后置柔焦片。 光圈F1.4,快门10秒,ISO5000,单张,拍摄时间为12月15日凌晨5点20分。柔焦镜对于过亮的天体还是很夸张,整整把金星柔得像脸盆那么大。 这参数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简化后期,主角还是流星雨。这段时间后期处理流星雨需要很大的精力。 感觉,这个底线组合拍星座还比较满意。可惜地景不足,今后再改进地景的更好拍摄方式。 小编点评:柔焦镜体现星座还是不错的,但金星太亮了柔得太夸张,下次可以试试1号柔焦镜。另外作者标题里写的“室女座”,正文却写“处女座”,看来内心有小人儿打架呢!

Family

摄影师: @段为志 作品说明: 气温零下三十三度,顶着刺骨寒风的夜,依然有人仰望星空。珍惜所有的不期而遇,看淡所有的不辞而别,一次美好的心境之旅。 2019年2月8日摄于乌兰布统坝上。索尼A7R2+1635GM,ISO5000,F/2.8,曝光25秒,四张堆栈 小编点评:很有意境的一张星野照片。柔焦凸显了亮星和星座。稍显美中不足的是累积曝光时间稍长,星点拖线有点明显了。

银拱跨南峰

作者:祭司 (@Ashin祭司) 作品说明:这张照片与2018年3月,在西藏林芝的鲁朗林海观景平台附近拍摄,当晚初始天气不佳,我和朋友一直等到下半夜云才渐渐散去,云散后便看到壮丽的银河已经升起,横跨在南迦巴瓦峰的上方,那一刻只觉得自己何其渺小,震撼之情,难以言表。 小编点评:祭司出品必属精品!南迦巴瓦峰,普通人只是想见一面已是千难万难,作者却拍到了其上这么壮美的银河拱桥,实在太不容易了!

星空少女

作者:祭司 (@Ashin祭司) 作品说明:这张照片于2018年的11月创作于福建德化的九仙山,那晚运气不错,山顶上晴空万里,山间云海漫漫,我们在云海之上,如处仙境,于是在观星长廊这儿,给妹子拍下了这张照片,安静的氛围中,沉思的少女更显清幽。 小编点评: 祭司出品必属精品!构图、用光都堪称完美,难得的是还遇到了脚下的云海。教科书式的星空人像作品!

守得云开见月明

作者:陈天宇 Everfantasy 说明:虽说姿势不佳的金星伴月只算是鸡肋天象,适逢水星也来凑热闹,还是想挑战一下。天文晨光始,遍寻不到的金星及隐约看到的低空云,让我心凉了大半截;随着时间推移,金星首先从云后出来,紧接着残月竟在金星正下方的房顶神奇的露出了尖尖角,当我在取景器中终于找到跳出云层的水星时,按下了快门。 索尼A7rii+索尼85/1.4剪裁,iso200,f2.2,2.5秒。 小编点评:在天快亮时透过薄云拍到这样的残月和金星、水星在一起的画面,实属不易。

草原天路西端的夏季银河

作者:孙思 (@Checkmates) 地点:草原天路 说明: 2019年7月6日夜,为了拍摄星空,查询过天气后,我和格拉@Grashak驱车200km来到草原天路最西端的张家口尚义县。经过一段泥泞的山路,我们到达石人背景区,这里海拔1600多米,山顶有很多风电发动机,月落后,银河显现在了西南方向,山下的村庄的光污染照亮了草原和低层的薄云,而夏季银河近乎垂直的矗立在天空中,隐约可见红色的发射星云在其中。 曝光:Nikon D810a,Nikkor 14-24 F2.8,15mm25秒,ISO6400,单张,ACR+PS去星+Nik插件调色。 小编点评: 草原始终是拍星空的好地方。作者运气不错,有几架风车是停着的,所以拍出来了叶片。

明月当空,安能酣睡,心有所图!——记2019年星缘秋季星空大会

作者:@杨博 2019年的秋季星空大会如约而至,在一个月亮会在22点30分左右升起的日子里,我于凌晨三点从北京出发,晃晃悠悠了一早上,最终来到了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镶白旗明安图镇。 明安图盛产土豆,和挖土豆的人。 明安图遍地牛羊。   并且到处都有牧民准备冬季草料的忙碌身影。 但是我们此行来明安图肯定不全是为了吃土豆和牛羊肉。在酒店集结完毕后,我们吃了明安图的土豆和牛羊肉(或者在房间里补觉)后,一路车队浩浩荡荡,整整齐齐,在夕阳的余晖下出发, 最终,在日落时分,我们来到了这次星空大会最重要的目的地,位于明安图镇附近的明安图天文台。 进入站内在简单的讲解后,大家都各自寻找位置,开始拍摄自己想要的银河。 或者拍摄自己与自己想要的银河的合影。 大家一直都很开心,毕竟明安图的观测条件非常好,没有光污染,天气也特别棒,地景也特别好,肉眼看到的星空比照片还要壮观。 一直到22点30分左右,半轮月亮从东方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今天最满意的时刻终于到了。 先说点题外话。其实大家拍星空有两个出发点。一方面是以天文爱好者的身份去拍,或许钻研于深空,或许偏好于特殊的天象和天体,这其实是我的知识盲区,并非我擅长的地方。而另外一个方面,是以摄影爱好者的角度去考虑,把星空理解为风光摄影的一部分,去寻找那些机缘巧合碰到的瞬间,或者去捕捉脑海中百般算计过的某个场景,更重要的是要有独特的思维和视角去观察。 先说说机缘巧合的瞬间。 银河垂直的时间由于我计算错误,也比我预计的提前了1个小时,于是我看银河方向不对,就赶紧跑到了天文台入口处的那台比较大的望远镜旁边,捏了一张早就想要的构图的银河。凑巧的是远处队友的车灯刚好补了一点光,正在发愁地景太黑的我趁着很多人开车回酒店的时候捏了好几张,最后挑选了一张光线最均匀的进行处理,得到了这张照片,这张照片算是这次来这里的保底收获,运气很好,车灯的位置不远不近,刚好都是LED大灯色温也刚好,远处车灯打来的光也相对均匀,最终能得到一张地景相当干净的照片。 这是今年3月在不老屯拍摄的类似构图的照片,当时因为季节原因无法拍到竖直的银河,但是大锅作为星空的地景还是非常合适的,银河也很适合竖的构图,射电望远镜是人类观察星空的眼睛,顺着大锅的方向银河充满了整个天空,多么玄学的构思。这次到明安图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个构图,一直在找机会实现,算是我的第一个拍摄目标,也是保底的目标。 当我拍完准备收工换地方的时候,寻找以外收获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反方向的天空,突然发现月亮真正缓缓升起,赶紧收了一张照片。 其实月升这张照片,完全是我意料之外的。我提前看过的时间是23点30分左右月升,但是可能是我看错时区了,其实在22点30分左右,月亮就从地平线上升起了。当时我正在拍上一张照片,拍完扭头一看,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赶紧掏出手台呼唤队友关注这个方向,然后转过相机直接就捏了一张,纯粹是运气好,再晚点月亮升高,月明星稀,就拍不到这么多的星点,若隐若现的银河估计也很难出现。 之后我决定尝试一下长焦,加强月亮和地平线上的景观的联系。但是由于提前准备不足,器材也不够极限,这一张翻车了,惨不忍睹,但是可以作为一个思路参考放出来,或许下次就有人能拍得更好。 这就算完事了?其实没有,这次我来之前我在网上看过明安图的地形,明安图四面环山,观测站位于一个草原盆地中心。我最想要的构图是能够找到一个山头,将观测站放在中心。然后整个盆地拍摄一个全景,这个上下左右都要足够广,必然需要多张拼接,最好可以在月亮微升之后拍摄,可以把整个地景均匀得照亮,人造光对于这个大小的地景恐怕难以应付。其实就相当于上一张翻车的照片的视角,然后拼接出来一个全景,我来灵魂构图一下。 但是由于种种种种的原因,这次并没有时间提前踩点,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山头,大晚上的时候我也看不清四周是什么,估计也拼不出来合适的全景。但是我并没有放弃,还是在路上慢慢开,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制高点。就在一瞬间,我又想到了我本来想白天拍的一张构图,这本来是留给白天拍草原用的,转念一想是否可以在夜间完成呢?此时此刻月亮已经升起,地面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月光照出的影子,地面的曝光完全足够,只是星点比之前少了不少。 所以我就想,如果用长焦拍摄草原中的天文台,压缩背景山脉,星空和天文台的距离感,岂不美哉? 晃悠晃悠着,我找到了一个路边,这里相当比较高,可以隐约看到天文台里的灯光,我本着瞎猫碰死耗子的原则,能拍就赶紧拍,避免空手而归,就架起机器试曝光了一下。 试曝光之后我发现我看到的不是天文台,但是这个光线和取景方式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天文台虽然我看不到,但是肯定就在附近,多找找肯定能找到的。果不其然,天文台就在右边不远的地方,但是对焦又成了问题,EVF里一片黑暗我啥都看不见。我就找天文台里的灯,手动对焦到灯的亮点最小,试拍一张,天文台果然合焦,但是天空和山脉却没有合焦,出于无奈只好收一档光圈到F4,再试拍一张,所有元素都在焦内了。 其实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我意料之外了,由于长焦带来的压缩感,天文台、山脉、星空被拉得很近,视角也很独特,好好修一修其实也是一张不错的照片。但是我觉得对于天空的处理还是不够好。我是来拍星的,天空只剩下稀稀拉拉几个米粒,天文台也太孤单了吧,而且没有星星,我有何颜面参加星空大会呢?明天我该如何和大家解释大半夜的我在路边蹲半天连火锅都没吃是图了个什么呢?(手动滑稽) 所以我仔细琢磨了一下,决定尝试星轨,一个我之前没有试过的题材。所以我设好参数,调好定时拍摄,决定来一个粗暴的单张30秒曝光的20张叠加。既可以提高画面尤其是地景的纯净度,也可以得到一个不错的星轨。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漫长的等待,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顺便拜托了一圈各路神仙保佑我好运。 顺便,我拍了个视频,打发一下这漫长的时光,顺便讲述一下我此时此刻的心路历程。 漫长的等待结束,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素材,赶紧跑回酒店,本来冷得已经膝盖发凉了,饥寒交迫,但是依旧兴致勃勃得打开电脑开始处理照片。之前也没拍过星轨,在网上查了查教程,后期处理了一下,最终得到了这一次明安图之旅最满意的一张照片。 或许这张照片不像其他星空那么璀璨,也没有银河,更没有多少星星,但是能够给观察者一个独特的视角,打破拍星的一些固化思维。为什么一定要用大光圈超广角?为什么一定要让星轨绕圈圈?为什么地景就不能使用远景?为什么就不能用月亮来给我们补光?我当时离明安图天文台至少一公里以上了,如果我用大光圈超广角拍一张,我估计地面也就没啥东西了,得益于长焦,我的星轨也变成了笔直的线条,而这个距离想给地景补光几乎是不可能的,恰好月亮升起了一些,光线其实很好。 其实这张照片也有很多很多的缺陷,比如地景的曝光其实还是不太够,而且有几根电线迫使我后期需要修复。对焦也有问题,我事后查了软件光圈开到2.8其实也是可以合焦的,但是当时由于看不清东西无法精细调整,所以只好收一档光圈。还有就是前期算计得不够,也没有提前踩点,时间也搞错了,到这里的时候星点已经非常少了,天空还是空旷了一些,如果能早来一些,月亮更低一些的时候,或许效果会更好。再就是之前测曝光,换镜头,机器长曝时间有点长,进灰也比较多,工况其实不太好,热噪和CMOS上的污点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后期麻烦。还有就是我的相机对于高感其实并不是特别擅长的那种,如果是高感更好一些的机器,或许对于参数的灵活性会更有帮助。而且当时风比较大,相机有些晃动,定时拍的参数设置的也不太对,星轨有抖动也有脱节。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是一次成功的拍摄,但是也是有很多遗憾的拍摄,很多脑海中提前想好的景象都没有拍到,但是也有很多意外的收货,这些意外收获可能算是运气好,但是也是提前想了很多,才能遇上好运气。这就是风光摄影的乐趣,去寻找那些机缘巧合碰到的瞬间,并且去捕捉在脑海中百般算计过的某个场景,更重要的是要有独特的思维和视角去观察,这样你的照片才能给自己或者其他观察者带来与众不同的感受。你永远不可能拍到完美的照片,但是如果你总是能拍到完美的照片,或许你就没有下一次出门的动力了,那么乐趣又在哪里呢? 最后,感谢星缘山风队组织的秋季星空大会,让我有机会走进明安图天文台,和大家一起分享星空的快乐。 关于器材和参数 相机我使用的是索尼的A7R3,白天基本上都是在用索尼FE 24-240mm拍摄,这个镜头画质一般,但是焦段超级方便,出门在外优先拍到,其次才是拍好。晚上拍星镜头搭配的有老蛙12mmf2.8,适马的24f1.4art,腾龙70-200mmf2.8A009。老蛙的12mmf2.8视角超级光,景深超级大,就是光圈小点只有2.8,比较考验机器的高感。适马的24art没的说,超级棒,光圈够大,视角也够用,单张或者拼接都很好用。腾龙的70-200是我祖传的佳能口转接的,这次本着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原则带上了,最后还是用上了,真香! 参数其实是非常不固定的东西,光圈肯定开到最大,对于拍星来说更多进光量比更好的画质重要的多。快门速度现在各种法则很多,从600到400都有,但是我的建议是这些法则只能算个大概,具体多少快门速度能保证星星不脱线,影响的因素有很多,镜头朝向天空哪个方向,镜头的焦距,CMOS的尺寸和像素,等等等等都有影响,所以你只能去试,或者根据你想要的效果来设置,想要达到绝对不拖线很难,基本要到10秒左右了,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并没有这么严格,15-25秒左右都可以接受,轻微的拖线不影响整体观感。至于感光度肯定是能低就低,但是如果曝光不够也要大胆开,还是那句话,拍到比拍好重要。 T

一路向上的银河之旅

文/宋媛媛  很早就听说“星缘山风队”的大名,又在一个很想出走“放风”的时候恰好从修修那得知星缘的秋季活动,鼓动了周围的“星友”一起拼车顺利地报名了。 于是在一个如愿以偿的晴天,我们从天津出发,不走高速,一路风景如画。穿过北京、张家口到达内蒙古正镶白旗明安图镇,这个大概以后再也不会去的安静小镇,看着车里显示的海拔逐渐从1米升到1400多米,空气从雾霾恢复澄明,让人不由得期盼起夜晚的光景。 在酒店相聚,大家短暂而低调的自我介绍后,詹想老师讲解了今晚拍摄的主角——银河,以及银河的拍摄方法。丰盛的晚餐过后,大家各自驱车前往目的地——明安图观测站。 我们的车最早到达,赶在日落时分,高原的天空通透宁静,夕阳映照下,东边天空出现了粉红色的维纳斯带,超级美丽,照片简直无法拍出它的美! 太阳完全落下去后,维纳斯带渐渐消失,我们走到射电望远镜阵列中,观测站的一位老师给大家讲解射电望远镜的情况——我心不在焉地听着,顺便担心今晚能不能顺利拍到银河。 天空逐渐变成深蓝,在一排望远镜上方的天空中我发现了第一颗星——木星,接着又发现了夏季大三角、心宿二……夜色渐浓,更多熟悉的“面孔”逐渐显现出来。银河会怎样出现呢?从未这样从黄昏开始等待银河的到来,天空逐渐由深蓝变得漆黑,渐渐地一条白色的“带子”显露在东南方的天空中,越来越清晰,那就是银河了!在银心处,我还找到了茶壶形状的人马座! 这时候大家纷纷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架起三脚架拍摄银河。我按照詹想老师之前讲过的参数,拍出了人生第一张银河的照片!虽然相机性能不太好,噪点比较多,但仍然兴奋不已。我一张张不停地尝试,时而帮队友调整相机,时而在漫天繁星点点中辨认星座。 大家散落在射电望远镜阵列的各个角落,带着红光头灯的队友来往穿梭,会引发了一阵抱怨;在你拍摄时偶尔会有一两个“黑影”路过,会停下来看看你拍得怎样,并提出合理的改善建议,漆黑的夜晚完全看不清面孔,第二天竟也不能辨认出来。不过,并没有关系,也许正因为如此,这个夜晚变得更加有趣而有意义~ 我想,能参加“星缘山风队”就是这样一群人:在寒风中站立几个小时,在收拾好长枪短炮、筋疲力尽地准备回去睡觉时,突然发现月亮升起在地平线上方,于是激动又不厌其烦地纷纷重新架起设备拍下月升的景象,彼时月亮上方的昴星团清晰而明媚。 第二天是摄影后期讲座和照片评选,收获了可爱的小礼品,认识了很多牛人(格拉老师、马褂老师等等)。随后和大家匆匆别过。回到城市,夜晚再次看向天空,灿烂的银河、诸多的繁星隐匿不见,不过,我知道它们就在那里,一如昨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