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四度,不敌你的温度——记2019星缘山风队春季星空大会

文/王垭楠

作为最早感受到组织温暖的星友,分段小怪兽将倾情分享初次观星体验,希望以后也能经常和大家一起玩耍~

在郊外看星空是我从初中起就想做的事,所以尽管星空大会的时间和其他事情冲突,请假之后,我还是满怀期待的搭乘公共交通前往延庆。

在延庆古城站下车后,我呆住了,脑海中只有六个字:我是谁?我在哪?

大风裹着沙尘扑面而来,让人寸步难行,古城里的农家乐大门紧闭,路边的垃圾桶一下子被狂风掀翻,滚向公路边。我拎着行李站在原地,进退两难。

但作为一个头发多,见识也多的女孩(hàn)子,自然不能被这点小困难吓退。

打开地图查了一下步行路线,距离目的地还有两公里,趁着风变小,我鼓起勇气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路边没有野花,只有枯草,一如我被浇了一盆凉水的心情。

直到上了县道,来往车辆变多,心里才稍微放松了一点。

这时候,一辆银灰色的车在我身边减速停了下来。

我心里一惊,脑内小剧场开始活跃。

车窗摇下,“是参加星缘星空大会的吗?”

我赶忙回答“是的!”

司机下车整理后座的装备,给我腾出了一个位置。

我定睛一看,这不就是以前常在《天文爱好者》杂志上看到的詹想老师吗!竟然在半路碰到詹老师和舞鞋主任,实在是太有缘啦~詹老师热情的和我握了手(小编在此划重点),我冰凉的手感到一丝温暖。

吃过晚饭,太阳已经落山,一排望远镜在楼顶依次排开,场面很是壮观。

我先跟着培真姐一起在东侧听天羽梦老师讲解当季星空,熟悉主要星座和亮星,并用两台小望远镜观测昴星团、开阳双星等天体。期间,梦梦老师很耐心的为我们解答各种小白问题。九点多,还与大家一起目送了国际空间站过境,虽然时间不长,而且距地平线很近,但仪式感很强。

(作者:刘允 20:10分左右国际空间站从仙后座,仙王座下方飞过。右上方是同时出现的人造天体闪光。拍摄的时候楼下的农家院突然亮起大灯以致画面氛围有点诡异。)

不得不说,肉眼观测到的星空比在天文馆看天象演示要震撼得多,而且偶尔还能看到流星划落,那种和无数星光在此时此地相遇的感受,可以用《The 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中的两页来表达:

过足眼瘾后,我和各位小伙伴一起去找哈皮老师蹭镜拍深空,不论你的相机是佳能、尼康还是索尼,统统OK。

(兢兢业业的哈皮老师)

有小伙伴问:“哈皮老师,这个拍摄几点结束?”

哈皮老师说:“你想拍到几点我就陪你拍到几点,拍一晚上都没问题。”

夜晚寒冷,大家都忍不住把手缩回袖子,但哈皮老师一直没有戴手套,而是各种接相机、调参数、寻找目标,耐心的为大家拍深空,着实令人敬佩。

眼看猎户座就要落下去被山挡住了,哈皮老师赶忙帮我拍了M42和M44。

调好参数,曝光30s之后,看到照片的我震惊了。

我的老天鹅啊,这是我的小微单拍出来的照片吗?

方寸之间,深不见底。深空摄影,果然没有人能对它say no。

(作者的小微单作品)

(作者:蔡尔谦​)

第二天活动结束后,休闲僧老师热心的帮我们找星友拼车一同回市区。

虽然这次的活动我是一个人参加,但是并没有感到孤单,反而承蒙星缘大家庭许多人的关照,真的非常感激。

春寒料峭,但是在这里,你会和温暖不期而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