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火车去追星

车云鹏

写在篇头

感谢微博让小天文迷的老母亲遇见了一群追星人-星缘山风队;感谢喜马拉雅让小天文迷和老母亲收听到—星缘星语电台;感谢让我们母子搭车的星友们一路聊追星一路科普了老母亲;感谢休休的耐心让我迈开畏难的脚步;感谢詹队的大作引导我入门;感谢“坚持做对的事情,好的结果自然来”攒人品攒运气;感恩不惑之年的老母亲还有热情和体力带着某兜坐着火车去追星!

坐着火车去追星

第二次坐着火车去北京追星,还是乘坐夜火车,在火车上睡一觉一早到北京,再和星友汇合后搭车到观星地点。对于喜欢坐火车的某兜来说坐火车本身就是一件开心的事,如果是能睡觉的卧铺就是好上加好,如果还是上铺那就是加分了,如果还能遇上能同嗨的小朋友那简直就是不能再完美!不过某兜有了第一次的教训,还是知道得为明晚星空大会保存实力,嗨火车也比较克制,早早睡倒在上铺。
对于老母亲来说,一边攒足精气神坐着火车去追星,一边怅然地想起小时候揣着对黑暗的恐惧砰砰跳的心紧紧攥着老妈的手穿过黑漆嘛咚的学校操场,那抬头的满天繁星, 如今啊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攒人品积运气!运气!运气!运气!
出发前最忐忑就是天气可凑兴?群里不时更新时段天气预报,雨云的几率都颇高。老母亲拼了孤注一掷的心,管他天气如何,走就走,特别有一种义无反顾的慷慨之感!没想到来到山脚下,干干脆脆就给了一片晴蓝蓝的天,白天望了太阳晚上也没误了星空,对准了木星土星没错过银河星拱。
碧空下的2.16米望远镜白色大圆顶,衬托好运气!
Lamost脚下的敬畏

一丢丢日珥

第一站是公共天文台,屋顶滑开的一刻,4架望远镜亮相在青山环绕,蓝天白云之间,什么也不用做就已然目眩神迷心旷神怡了,何况还能和给力的太阳对对眼,虽然那一丢丢的日珥,还是在某兜的指点下第二回我才找到。后来某兜给北京的表姐是这么说日珥的,“就像太阳在呼吸,呼出来的气”,很形象。
第一步:好奇地等待
第二步:迫不及待找找日珥在哪里
第三步:围观拍日珥
第四步:一丢丢日珥在这里

掀开神秘的圆顶

天文台的圆顶对于老母亲来说一直是遥远的神秘所在。(Mountian Mauna Kea的圆顶)

这次在兴隆不但三进圆顶,还能眼见打开圆顶天窗慢慢旋转给望远镜敞开360度的视野!

大开镜界

从大大小小的圆顶到造型奇特的Lamost,从一进老古董60cm施密特望远镜,到二进80cm望远镜,阶阶进级到2.16m望远镜;从整片铸造的镜片到Lamost的可改变调整球差的拼接镜片;从反射、光谱到Lamost的4000根光纤,从狭小逼仄到获得鲁班奖的2.16m望远镜观测室,从美式赤道仪到英式赤道仪,讲解通俗易懂的王老师用身体语言很形象地向星友们展示了望远镜如何转动,还有王老师娓娓讲述的那些望远镜背后的故事………打开了望远镜的世界,大开镜界!
望远镜1—60cm施密特望远镜,美式赤道仪和它的壳。很有时代感的望远镜,壳内攒了一股油味儿。
望远镜2—80cm反射望远镜,美式赤道仪,王老师撩开黑幕布给大家看反射构架,启动天窗旋转球顶让大家感受了80cm360度的视野。
望远镜3-2.16m反射望远镜,兴隆第二天早餐后在园区里晃悠,晃到Lamost前端的大球—2.16米望远镜观测室,前前后后转悠了一会,眺望层层叠叠的远山,向清晨的阳光下熠熠闪亮的白色大球各个角度瞩目,没想到集合后竟进入大球里。
摄影@星友
2.16米望远镜观测室前眺望远山
2.16m望远镜,主镜就有3吨,整个望远镜有90吨。镜体分为三部分,白色部分是主镜,黄色部分是英式赤道仪,绿色部分纯粹为平衡而存在。望远镜建成的故事很曲折,从1958年立项到1989年才建成,且不说2.16直径的镜片磨制,就镜片镀膜也是一件浩大工程,观测室设计充分考虑了镜片拆装有可推移的吊车,可拆卸的楼板等等,定期清洁望远镜就有劳工程师爬进爬出了。
挂在观测室门口的2.16米望远镜的介绍
兴隆天文站的王老师正在介绍望远镜
一定得在如此隆重的望远镜前隆重地合影
望远镜4-Lamost,Lamost造型就引力十足,一反常规光学望远镜的球状,像大炮发射一样指向天际,威严地屹立在山头,在兴隆根本就躲不过它,不时从它脚底下穿过,见了碧蓝如洗之下的Lamost,也见了白云滚滚涌起的Lamost,当然不可磨灭的是银河星拱之下的Lamost。
摄影: 杨博

虽然无缘进入Lamost参观,但王老师在科普室用Lamost模型详尽地介绍了Lamost构造,满足了我的好奇心。三部分组成Lamost,从左到右依次是MB、焦面和MA,MA跟踪天体,天体的光经MA反射到MB,再经MB反射到焦面成相。这3部分也决定了Lamost独特的建筑构架。

Lamost南北横卧,这是北端MA改正镜,由24块六边形镜子拼接而成,通过感应器指挥24块镜子微调调整球差。
37块子镜组成的MB
焦面上有4000个光纤
望远镜4-1米望远镜,只是匆匆略过,但果断选择了印有这个1米望远镜的杯子作为这次兴隆行的纪念,虽然比不上2.16米的体量,比不上Lamost的独特,但作为四个量子通信地面站之一,和墨子量子卫星的天地对话,使它毫无疑问地占据了我的凝望。
光谱探究。参观完望远镜就探究光谱
观察太阳光、日光灯、钨丝灯各种光源的光谱
动手组装个简易望远镜,某兜竟然爱不释手。

星空大会

天渐渐黑下来,在楼道里就新鲜地感受到暗夜。这里执行暗夜要求,天文站老师反复给大家强调的就是无光,房间开灯前也得先拉上窗帘。
星空大会第一幕在公共天文台,暮色渐沉,繁星还没燃起时,3架望远镜就瞄准木星和土星,一时间平台上熙熙攘攘,等到詹老师拉走Lamost星野拍摄的大部队,某兜就独占一架双筒望远镜看看看找找找,对准了木星再去找土星,找到土星再去寻找蝎子座红色的心宿二。某兜凑在望远镜前不亦乐乎地投入,时不时喊喊老母亲炫耀一下瞄准了木星,瞄准了土星。这幕最赞的是木星和正好在木星两边排成直线的4个卫星,无图有真相。
繁星渐渐亮起,银河也隐约拱起,夏季大三角在点点星光里耀眼,蝎子闪亮地勾起尾巴,某兜还没折腾过瘾,揉着眼睛守在镜筒前,老母亲在星空下的平台上的适意还没有完全舒展开仍在兴头尖尖顶上,听到休休提议大家撤了追随大部队去,尽管老母亲心里一百个不情愿,还好是犹犹豫豫地跟上了大部队的脚步。

星野摄影

星空大会第二幕在Lamost脚底下。我挎着还不会使唤的新相机嗫嗫嚅嚅:“我没带三脚架”,休休:“用我的,不过我落到公共天文台了,我去取来!”,继续嗫嚅:“刚刚发现电没充上,就剩下一丢丢电了……”,休休:“没关系,用我的相机!”,又又嗫嚅:“我不会拍哎……”,休休:“我教你啊!”于是在经历了把我的尼康装上刚刚取来的三脚架上,用佳能的休休刚刚摸索好尼康的设置,然后没电了。又经历了一番把佳能装上三脚架的一系列操作,我最终赶鸭子上架了,心里敲着鼓脑子使着劲手指抖索着,终于在强记忆下把休休指导的步骤完成了,按下快门的那一刻,拍摄星野的信心和欲望就来了!休休说:“你就用我的相机拍吧,回头给我带回去。”
然而,某兜来到Lamost没多长时间,就完全没有了精神头,竟然倒地就睡,真的是就是直接躺倒在Lamost前的水泥地上就睡过去了,老母亲给头下垫上书包给裹上羽绒服,然后一边惦记着地上睡着的小屁孩一边摸索着拍照,虽然无比留恋Lamost背景中星汉灿烂,虽然刚刚触及星野摄影心痒痒,最后还是不得不把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小屁孩拖起来,黑漆麻黑地回房间了,又一次匆匆结束了我们的星空大会。走在回房间的路上,某兜对嗒丧外露的老母亲说“妈妈,我尽力了但实在是想睡觉。”老母亲收敛了失望之态总结经验教训,下次就不贪多,下午先勒令小屁孩睡一觉,为晚上星空大会蓄足能量。

星友们的大作来诠释—星空大会

深空摄影

星空大会第三幕深空摄影,据说最后一幕在楼顶平台拍深空,有图为证。
摄影:王辰
摄影:杨博
摄影:谢玥
兴隆站纪念品

后记

老母亲余热未了,搜书下单;某兜兴头十足,捧书热看,和老母亲趁着兴头分工合作,希望下次参加星空大会能有长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