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当空,安能酣睡,心有所图!——记2019年星缘秋季星空大会

作者:@杨博

2019年的秋季星空大会如约而至,在一个月亮会在22点30分左右升起的日子里,我于凌晨三点从北京出发,晃晃悠悠了一早上,最终来到了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镶白旗明安图镇。

明安图盛产土豆,和挖土豆的人。

明安图遍地牛羊。

  并且到处都有牧民准备冬季草料的忙碌身影。

但是我们此行来明安图肯定不全是为了吃土豆和牛羊肉。在酒店集结完毕后,我们吃了明安图的土豆和牛羊肉(或者在房间里补觉)后,一路车队浩浩荡荡,整整齐齐,在夕阳的余晖下出发,

最终,在日落时分,我们来到了这次星空大会最重要的目的地,位于明安图镇附近的明安图天文台。

进入站内在简单的讲解后,大家都各自寻找位置,开始拍摄自己想要的银河。

或者拍摄自己与自己想要的银河的合影。

大家一直都很开心,毕竟明安图的观测条件非常好,没有光污染,天气也特别棒,地景也特别好,肉眼看到的星空比照片还要壮观。

一直到22点30分左右,半轮月亮从东方的地平线上缓缓升起,今天最满意的时刻终于到了。

先说点题外话。其实大家拍星空有两个出发点。一方面是以天文爱好者的身份去拍,或许钻研于深空,或许偏好于特殊的天象和天体,这其实是我的知识盲区,并非我擅长的地方。而另外一个方面,是以摄影爱好者的角度去考虑,把星空理解为风光摄影的一部分,去寻找那些机缘巧合碰到的瞬间,或者去捕捉脑海中百般算计过的某个场景,更重要的是要有独特的思维和视角去观察。

先说说机缘巧合的瞬间。

银河垂直的时间由于我计算错误,也比我预计的提前了1个小时,于是我看银河方向不对,就赶紧跑到了天文台入口处的那台比较大的望远镜旁边,捏了一张早就想要的构图的银河。凑巧的是远处队友的车灯刚好补了一点光,正在发愁地景太黑的我趁着很多人开车回酒店的时候捏了好几张,最后挑选了一张光线最均匀的进行处理,得到了这张照片,这张照片算是这次来这里的保底收获,运气很好,车灯的位置不远不近,刚好都是LED大灯色温也刚好,远处车灯打来的光也相对均匀,最终能得到一张地景相当干净的照片。

这是今年3月在不老屯拍摄的类似构图的照片,当时因为季节原因无法拍到竖直的银河,但是大锅作为星空的地景还是非常合适的,银河也很适合竖的构图,射电望远镜是人类观察星空的眼睛,顺着大锅的方向银河充满了整个天空,多么玄学的构思。这次到明安图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个构图,一直在找机会实现,算是我的第一个拍摄目标,也是保底的目标。

当我拍完准备收工换地方的时候,寻找以外收获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反方向的天空,突然发现月亮真正缓缓升起,赶紧收了一张照片。

其实月升这张照片,完全是我意料之外的。我提前看过的时间是23点30分左右月升,但是可能是我看错时区了,其实在22点30分左右,月亮就从地平线上升起了。当时我正在拍上一张照片,拍完扭头一看,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赶紧掏出手台呼唤队友关注这个方向,然后转过相机直接就捏了一张,纯粹是运气好,再晚点月亮升高,月明星稀,就拍不到这么多的星点,若隐若现的银河估计也很难出现。

之后我决定尝试一下长焦,加强月亮和地平线上的景观的联系。但是由于提前准备不足,器材也不够极限,这一张翻车了,惨不忍睹,但是可以作为一个思路参考放出来,或许下次就有人能拍得更好。

这就算完事了?其实没有,这次我来之前我在网上看过明安图的地形,明安图四面环山,观测站位于一个草原盆地中心。我最想要的构图是能够找到一个山头,将观测站放在中心。然后整个盆地拍摄一个全景,这个上下左右都要足够广,必然需要多张拼接,最好可以在月亮微升之后拍摄,可以把整个地景均匀得照亮,人造光对于这个大小的地景恐怕难以应付。其实就相当于上一张翻车的照片的视角,然后拼接出来一个全景,我来灵魂构图一下。

但是由于种种种种的原因,这次并没有时间提前踩点,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山头,大晚上的时候我也看不清四周是什么,估计也拼不出来合适的全景。但是我并没有放弃,还是在路上慢慢开,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制高点。就在一瞬间,我又想到了我本来想白天拍的一张构图,这本来是留给白天拍草原用的,转念一想是否可以在夜间完成呢?此时此刻月亮已经升起,地面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看到月光照出的影子,地面的曝光完全足够,只是星点比之前少了不少。

所以我就想,如果用长焦拍摄草原中的天文台,压缩背景山脉,星空和天文台的距离感,岂不美哉?

晃悠晃悠着,我找到了一个路边,这里相当比较高,可以隐约看到天文台里的灯光,我本着瞎猫碰死耗子的原则,能拍就赶紧拍,避免空手而归,就架起机器试曝光了一下。

试曝光之后我发现我看到的不是天文台,但是这个光线和取景方式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天文台虽然我看不到,但是肯定就在附近,多找找肯定能找到的。果不其然,天文台就在右边不远的地方,但是对焦又成了问题,EVF里一片黑暗我啥都看不见。我就找天文台里的灯,手动对焦到灯的亮点最小,试拍一张,天文台果然合焦,但是天空和山脉却没有合焦,出于无奈只好收一档光圈到F4,再试拍一张,所有元素都在焦内了。

其实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我意料之外了,由于长焦带来的压缩感,天文台、山脉、星空被拉得很近,视角也很独特,好好修一修其实也是一张不错的照片。但是我觉得对于天空的处理还是不够好。我是来拍星的,天空只剩下稀稀拉拉几个米粒,天文台也太孤单了吧,而且没有星星,我有何颜面参加星空大会呢?明天我该如何和大家解释大半夜的我在路边蹲半天连火锅都没吃是图了个什么呢?(手动滑稽)

所以我仔细琢磨了一下,决定尝试星轨,一个我之前没有试过的题材。所以我设好参数,调好定时拍摄,决定来一个粗暴的单张30秒曝光的20张叠加。既可以提高画面尤其是地景的纯净度,也可以得到一个不错的星轨。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漫长的等待,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顺便拜托了一圈各路神仙保佑我好运。

顺便,我拍了个视频,打发一下这漫长的时光,顺便讲述一下我此时此刻的心路历程。

漫长的等待结束,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素材,赶紧跑回酒店,本来冷得已经膝盖发凉了,饥寒交迫,但是依旧兴致勃勃得打开电脑开始处理照片。之前也没拍过星轨,在网上查了查教程,后期处理了一下,最终得到了这一次明安图之旅最满意的一张照片。

或许这张照片不像其他星空那么璀璨,也没有银河,更没有多少星星,但是能够给观察者一个独特的视角,打破拍星的一些固化思维。为什么一定要用大光圈超广角?为什么一定要让星轨绕圈圈?为什么地景就不能使用远景?为什么就不能用月亮来给我们补光?我当时离明安图天文台至少一公里以上了,如果我用大光圈超广角拍一张,我估计地面也就没啥东西了,得益于长焦,我的星轨也变成了笔直的线条,而这个距离想给地景补光几乎是不可能的,恰好月亮升起了一些,光线其实很好。

其实这张照片也有很多很多的缺陷,比如地景的曝光其实还是不太够,而且有几根电线迫使我后期需要修复。对焦也有问题,我事后查了软件光圈开到2.8其实也是可以合焦的,但是当时由于看不清东西无法精细调整,所以只好收一档光圈。还有就是前期算计得不够,也没有提前踩点,时间也搞错了,到这里的时候星点已经非常少了,天空还是空旷了一些,如果能早来一些,月亮更低一些的时候,或许效果会更好。再就是之前测曝光,换镜头,机器长曝时间有点长,进灰也比较多,工况其实不太好,热噪和CMOS上的污点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后期麻烦。还有就是我的相机对于高感其实并不是特别擅长的那种,如果是高感更好一些的机器,或许对于参数的灵活性会更有帮助。而且当时风比较大,相机有些晃动,定时拍的参数设置的也不太对,星轨有抖动也有脱节。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是一次成功的拍摄,但是也是有很多遗憾的拍摄,很多脑海中提前想好的景象都没有拍到,但是也有很多意外的收货,这些意外收获可能算是运气好,但是也是提前想了很多,才能遇上好运气。这就是风光摄影的乐趣,去寻找那些机缘巧合碰到的瞬间,并且去捕捉在脑海中百般算计过的某个场景,更重要的是要有独特的思维和视角去观察,这样你的照片才能给自己或者其他观察者带来与众不同的感受。你永远不可能拍到完美的照片,但是如果你总是能拍到完美的照片,或许你就没有下一次出门的动力了,那么乐趣又在哪里呢?

最后,感谢星缘山风队组织的秋季星空大会,让我有机会走进明安图天文台,和大家一起分享星空的快乐。

关于器材和参数

相机我使用的是索尼的A7R3,白天基本上都是在用索尼FE 24-240mm拍摄,这个镜头画质一般,但是焦段超级方便,出门在外优先拍到,其次才是拍好。晚上拍星镜头搭配的有老蛙12mmf2.8,适马的24f1.4art,腾龙70-200mmf2.8A009。老蛙的12mmf2.8视角超级光,景深超级大,就是光圈小点只有2.8,比较考验机器的高感。适马的24art没的说,超级棒,光圈够大,视角也够用,单张或者拼接都很好用。腾龙的70-200是我祖传的佳能口转接的,这次本着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原则带上了,最后还是用上了,真香!

参数其实是非常不固定的东西,光圈肯定开到最大,对于拍星来说更多进光量比更好的画质重要的多。快门速度现在各种法则很多,从600到400都有,但是我的建议是这些法则只能算个大概,具体多少快门速度能保证星星不脱线,影响的因素有很多,镜头朝向天空哪个方向,镜头的焦距,CMOS的尺寸和像素,等等等等都有影响,所以你只能去试,或者根据你想要的效果来设置,想要达到绝对不拖线很难,基本要到10秒左右了,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并没有这么严格,15-25秒左右都可以接受,轻微的拖线不影响整体观感。至于感光度肯定是能低就低,但是如果曝光不够也要大胆开,还是那句话,拍到比拍好重要。 T

Leave a Reply